准提咒在线网
准提咒在线网
南怀瑾 黄念祖 李炳南 刘素云 钟茂森
主页/ 王孺童/ 文章正文

王孺童:佛教界对舍利崇奉问题需一次深入的反思

导读:近年来,随着全国考古发掘成果的进展,出土了一系列珍贵的佛教文物,其中就包括被佛教徒视为圣物的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佛的遗骨——佛舍利。由此,各地的舍利崇拜蔚然成风,且有越演越烈之势,难免是非莫辨、炒作盲从。当前,党和政府正在大力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作为佛教界有必要从自身对舍利崇奉问题,进行一次深入的反思与清理,使包括佛舍利在内的一系列佛教圣物,能够在构建社会主义和...

王孺童:佛教界对舍利崇奉问题需一次深入的反思

  近年来,随着全国考古发掘成果的进展,出土了一系列珍贵的佛教文物,其中就包括被佛教徒视为圣物的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佛的遗骨——佛舍利。由此,各地的舍利崇拜蔚然成风,且有越演越烈之势,难免是非莫辨、炒作盲从。当前,党和政府正在大力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作为佛教界有必要从自身对舍利崇奉问题,进行一次深入的反思与清理,使包括佛舍利在内的一系列佛教圣物,能够在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中发挥积极的作用。

  有一定佛教常识的人都知道,“舍利”通常是指佛陀圆寂火化后的遗骨,但这其实还只是一种模糊笼统的解释。舍利,梵文1ar]ra。该词是从梵文动词1ri(所依)和13(破坏)转变而来,意谓所依之身体易被破坏,故“舍利”之本义是指“死尸”或“尸体”。后秦佛陀耶舍共竺佛念译《长阿含经》卷四〈游行经〉:

  迦叶闻已,怅然不悦,告诸比丘曰:“速严衣钵,时诣双树,及未阇维,可得见佛。”时诸比丘闻大迦叶语已,即从座起,侍从迦叶诣拘尸城,渡尼连禅河水到天冠寺。至阿难所,问讯已,一面住,语阿难言:“我等欲一面觐舍利,及未阇维,宁可见不?”阿难答言:“虽未阇维,难复可见。所以然者?佛身既洗以香汤、缠以劫贝,五百张迭次如缠之。藏于金棺,置铁椁中,栴檀香椁重衣其外,以为佛身难复可睹。”

  可见,在佛陀圆寂后、没有火化前之遗体,称为“舍利”。宋元照《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卷下四:

  舍利,此翻遗身,即死尸也。

  而将佛陀遗体进行荼毗,火化后所剩之遗骨,梵文称为dhqtu,音译作“驮都”。故后世所谓之“舍利”,其实指的都是“驮都”。

  对于佛舍利的崇奉,可以一直追溯到佛陀时代。根据佛经记载,佛陀在中印度拘尸那揭罗城圆寂荼毗后不久,当时印度的拘尸国、波婆国、遮罗颇国、罗摩伽国、毗留提国、迦维罗卫国、毗舍离国、摩竭陀国等八个国家之民众,就因皆欲分得佛陀火化遗骨而差点兵戈相向。在香姓婆罗门的从中斡旋下,最终这八个国家没有动用武力而和平分得舍利,并各自回国建塔供养。在公元前3世纪左右修建的,位于印度波巴勒侯国贝尔沙附近山琦(梵!qnti)大塔的塔门上,就刻有八王分佛舍利之浮雕。

  而在中国能够发现佛舍利,这与印度孔雀王朝(公元前317-前180)第三世王阿育王的大兴佛事密不可分。阿育王在归依佛教之后,将佛教立为国教,并借由国力试图向世界传播佛教。其最主要的一个行为,就是将之前七王分别建塔供养的佛舍利,再一次集中起来,统一派人分配于世界各地,并重新建塔供养。南朝宋求那跋陀罗译《杂阿含经》卷二三:

\

  时王(阿育王)欲建舍利塔,将四兵众至王舍城,取阿阇世王佛塔中舍利,迁复修治此塔,与本无异。如是取七佛塔中舍利,至罗摩村中。时诸龙王将是王入龙宫中,王从龙索舍利供养,龙即与之。王从彼而出,如偈所说:

  罗摩罗村中,所有诸佛塔,龙王所奉事,守护而供养。

  王从龙索分,诸龙开怀与,即持此舍利,渐进于余方。

  时王作八万四千金、银、琉璃、颇梨箧,盛佛舍利。又作八万四千四宝瓶,以盛此箧。又作无量百千幡幢、伞盖,使诸鬼神各持舍利供养之具,敕诸鬼神言:“于阎浮提至于海际,城邑聚落满一亿家者,为世尊立舍利塔。”

  依据唐道宣《广弘明集》卷一五与《集神州三宝感通录》卷上、唐道世《法苑珠林》卷三八以及敦煌文献中之记载,中国有19座阿育王塔,其中为首的是会稽鄮县塔,即今浙江宁波阿育王寺佛舍利塔。

  另据考古发现,1898年1月,英国人威廉·克拉克斯顿·佩普(William Claxton Peppé)在印度北方边境毕波罗瓦(P]prqhwq)村,距尼泊尔蓝毗尼(梵Lumbin])仅15公里处,发现了一个佛塔废墟,从中挖掘出一个滑石制舍利壶,壶内盛有骨片,壶上有用阿育王时期婆罗米(Brqhm])文镌刻之铭文,根据英国佛教学者里斯·戴维斯(T.W. Rhys Davids,1843-1922)之英译:“This shrine for Relics of the Buddha, the August one, is that of the Sakayas, the brethren of the Distinguished one, in association with their sisters, and with their children and their wives.”铭文大意为:“这是盛放佛陀遗骨的容器,是著名的释迦族及其兄弟、姐妹、妻子们所奉祀的。”这足以证明释迦牟尼佛是真实的历史人物,经典中记载的阿育王广建佛塔分供佛舍利的事情真实不虚。

  正是因为佛陀遗骨舍利的真实性,才构成舍利崇奉的现实基础。之所以要建寺塔供奉佛舍利,就是因为佛具备了常人所没有的各种无上功德。佛陀在生前就曾向阿难讲说过,为何要修建寺塔来供奉佛舍利。东晋瞿昙僧伽提婆译《增一阿含经》卷一九〈四意断品〉:

  是时阿难白世尊曰:“复以何因缘如来应与起偷婆?”世尊告曰:“于是,阿难。如来有十力、四无所畏,不降者降,不度者度,不得道者令得道,不般涅槃者令般涅槃。众人见已,极怀欢喜。是谓,阿难。如来应与起偷婆,是谓如来应与起偷婆。”

  而后世佛弟子重视对佛舍利的供奉,主要是借此引发对佛无上功德的忆念。印顺法师(1906-2005)在《舍利子释疑》中这样阐释道:

  依于尊敬遗体——全尸或骨灰的道理,就是生前剃下的发,剪下的爪,还有牙齿,都是遗体——舍利而受到尊敬。所以佛教中,有发舍利、爪舍利、牙舍利,及发塔、爪塔、牙塔等。遗体何以被尊敬?一般人对父母眷属的遗体,由于生前的有恩有爱,所以或安葬全尸,或收拾骨灰——舍利,敬藏在塔里。特别是对于父母、祖父母等,表示着爱敬“追远”的孝德。这点,中国与印度都是一样的。

  佛舍利对于佛教徒来说,除了能够起到“慎终追远”的作用外,还是佛陀言教、佛法精髓的表征。北凉昙无谶译《金光明经》卷四〈舍身品〉:

  佛言:“善女天!我本修行菩萨道时,我身舍利安止是塔。因由是身,令我早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尔时,佛告尊者阿难:“汝可开塔,取中舍利,示此大众。是舍利者,乃是无量六波罗蜜功德所熏。”尔时,阿难闻佛教敕,即往塔所,礼拜供养,开其塔户,见其塔中有七宝函,以手开函,见其舍利色妙红白,而白佛言:“世尊。是中舍利其色红白。”佛告阿难:“汝可持来。此是大士真身舍利。”尔时,阿难即举宝函,还至佛所,持以上佛。尔时,佛告一切大众:“汝等今可礼是舍利。此舍利者,是戒、定、慧之所熏修,甚难可得,最上福田。”

  这种对佛舍利从“事相崇奉”到“表法崇奉”的转化,直接促使了佛教自身的发展与进步。印顺法师在《佛陀遗体的崇敬》中这样阐释道:

  释尊的般涅槃,引起了佛弟子内心的无比怀念。在“佛法”演化为“大乘佛法”的过程中,这是一项主要的动力,有最深远的影响。佛弟子对于佛陀的怀念,是存在于内心的,将内心的思慕表现出来,也是多方面的,例如对佛陀遗体、遗物、遗迹的崇敬,就是怀念佛陀的具体表现。这是事相的崇敬,然崇敬佛陀所造成的现象,所引起的影响,的确是使佛教进入一崭新的境界,也就是不自觉的迈向大乘的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