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提咒在线网
准提咒在线网
早吃素 放生问答 莲池大师戒杀放生文图说 放生知识 临终备览
主页/ 五福临门/ 文章正文

吴润江上师:佛依众生的药师佛法门

导读:吴润江上师:佛依众生的药师佛法门时间:公元一九六一年春天(节录自〈药师经讲义〉)地点:美国旧金山大埠正善佛道研究会讲堂讲述者:吴润江上师大众要知道众生与佛其实是一样的,就只不过众生是这个如来藏潜伏...
吴润江上师:佛依众生的药师佛法门

时间:公元一九六一年春天(节录自〈药师经讲义〉)

地点:美国旧金山大埠正善佛道研究会讲堂

讲述者:吴润江上师

大众要知道众生与佛其实是一样的,就只不过众生是这个如来藏潜伏着,大众不知出离的重要。大众应观三恶趣苦,乃至三苦、八苦、无量苦苦,而发菩提心修行。这个典教就是这个意思。尤其是众生与佛本来如《华严经》所云:「心、佛、众生,三无差别」的,但修证各有各的方法。由于发心之初,发心之大小不等,所以教有深浅,果有高下。那小乘声闻初初发心,只知度自己,而不知度人,这是小乘声闻之发心。第二,自己先成佛,然后度人,这是大乘声闻之发心。第三,我教如舟,我及众生同舟共济,这是大乘菩萨之发心。最后佛菩萨之发心:「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我不度众生,谁度众生?」完全无我,这是最上乘发心之方法。

其次,对大众学佛根基,无论任何人不须考虑,任何人与金刚萨埵、阿弥陀佛必定有缘。金刚萨埵是消灭人道五个烦恼,这五个烦恼是身见、边见、邪见、见取见、戒禁取见。烦恼有五个「粗烦恼」,是贪、瞋、痴、慢、妒;五个「细烦恼」是身见、边见、邪见、见取见、戒禁取见,这是众生的邪见。而金刚萨埵能消灭一切众生之业障,消灭一切众生不正当之见地。阿弥陀佛与一切世界众生有缘,念阿弥陀佛必定可以带业往生。此外,如莲华生大士、观音菩萨、药师佛都与大众很有缘。

以上所讲阿弥陀佛、金刚萨埵多数都是说实教的法,成佛必定经过这个过程。这过程是众生迁就佛来修行,并不设方便,必定要如是修、如是悟、如是证,是实实在在的,这就是「实教」。药师佛属于「权教」,是佛为众生而设的,是个欲钩。众生若先能将万缘放下,一切一切放下,如功名富贵、妻财子禄,样样能放下,专修阿弥陀佛的法是最好。因为阿弥陀佛法是度生的法门,多数讲的是「实教」。至于药师法是「济生法门」,即救济众生的法门,是随顺众生而说法的。

什么叫做「权教」?好似药师佛法是随顺众生满其愿:大众求财的,药师佛满他的财;大众求福的,药师佛满他的福;求智能得智能,求妻得妻,求财得财,求洋房得洋房,求什么就得什么。药师佛的方法是用欲钩来引众生,满众生所求一切愿,使其顺水行舟而成佛,这就是「权法」。所以权法是佛就众生,看众生要什么就给什么,随众生根机而设,是谓「权教」。「实教」则不是如此,一定要如此修心,要如此修证,众生一定要依佛。「权法」则是佛依众生,所以是两个法门。昨天所讲的实法多些,今天所讲一半实,一半权。

其次,大众修行一定要了解一心之旨──一心不乱。照《阿弥陀经》所云:「念持名号,一心不乱。」这句话很值得我们去揣摩。如果明了一心不乱的宗旨,则自己一切的烦恼就是究竟觉。何以故?五方佛如何成佛呢?因为将行者的烦恼复性妙用,将贪、瞋、痴、慢、妒一转,便可转识成智。如贪心起时,能悬崖勒马,将贪一转而转为妙观察智,这是西方阿弥陀佛成佛之办法。若大众瞋恨心起的时候,能悬崖勒马,而修心养性,将瞋恨心变为慈悲心,则可将瞋恨心转成大圆镜智,这是东方阿?鞞佛成佛之办法。若人生贡高我慢心,临危急时醒觉,将贡高我慢心转为平等心,就可以将慢心转成平等性智,这是南方宝生佛成佛之办法。大众起瞋恨心、妒忌心时,如能各自纠察,将妒忌心止息,悬崖勒马,将这妒忌心转移,就可将前五识转为成所作智,这是北方不空成就佛成就之方法。若大众愚痴心起时能够醒觉,就可将愚痴心转为法界体性智,这是中央毗卢遮那佛成佛的办法。

修行贵乎一心不乱。我讲从前的一段故事给大众听听:从前,有一大德,念阿弥陀佛已成功,念了数十年,能预知时至。当该大德已预知时至,即对门徒说:他在某时某时便往生。往生之后,大雄宝殿会发当当响声;若无钟声,即表示无法往生。他把遗嘱预先留下。果然,时候一到,他上了宝座,一打座就圆寂了。但在打坐时,大雄宝殿钟声不响,那一班僧众不知原理何在。后来经过相当时候,该大德之师弟到来,研究其师兄修持这么久,临命终时必定可以往生,为何命终时该大雄宝殿的钟声不响的原因,于是就在其师兄之宝座上打坐。坐至相当时候,偶然举头一望,便大大醒悟。他看到座前正好有一棵很美丽的桃树,树上有好多好大好漂亮的桃子。于是该师弟领大众至桃树前念佛,在桃树周围找找看是否有虫,最后看到一个大桃子上有条虫,便对众谓:「师兄本来修持甚好,无奈命终时看到桃子,心一动,想吃桃子,便堕落变成一条虫。

」现在他怀疑当着桃树,把虫捏死,马上念阿弥陀佛,其师兄即刻往生,则大雄宝殿之钟声必定会响。于是大众围绕桃树念佛,将虫捏死,不到数秒,大雄宝殿的钟即当当地响起来。

所以修行人最紧要的关头,即在临命终时一心不乱,万缘要放下,尤其是对儿女不可以留恋。若一想儿女,第二世便要投胎做别人的父亲;若一想父亲,第二世便做别人的儿女。临命终时若一想太太,第二世又投胎做别人丈夫。故若不能放下,就永远不能脱离轮回之圈子。所以念阿弥陀佛贵乎一心不乱,妻财子禄、父母兄弟及所有子女,样样都要在临命终时放下;念至一心不乱,自己心如泰山一样不动,遇到种种自己所中意的不动心,不中意的也不动心。例如若自己不中意吃的东西放在面前,若一动厌恶心,即又堕落;见到最喜欢的,心一有取舍,亦不能脱离轮回的圈子。所以临命终时,念佛念至一心不乱,什么也得放下:喜欢的心不动,不喜欢的心也不动。所以对父母、妻子、兄弟所有的缘,一切一切都应放下!放下,然后才能往生。这是念佛一心不乱之往生,是实教方面的说法。

至于就权教讲,莫好过于药师法。据经谓:诚心供养药师佛,念药师圣号,赞叹药师佛,能持戒、守斋来供养,则所求富贵得富贵,求官位得官位,求男女得男女,求长寿得长寿,求子嗣得子嗣,求富贵寿考得富贵寿考。药师佛不只满众生的愿,还要使众生顺水行舟那样来成佛,这就是药师佛的法。现在略说药师佛之十二大愿给大众听。在释迦牟尼佛住世时,曾说《药师七佛经》,现在说说:

佛说:「曼殊室利,东方去此过十恒河沙佛土,有世界名净琉璃,佛号药师琉璃光如来、应正等觉。曼殊室利,彼佛世尊,从初发心,行菩萨道时,发十二大愿。云何十二?」

「第一大愿: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自身光明,照无边界。三十二相,八十随好,庄严其身。令诸有情,如我无异。」

「第二大愿: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身如琉璃,内外清澈。光明广大,遍满诸方。焰网庄严,过于日月。铁围中间幽冥之处,互得相见。或于此界,暗夜游行。斯等众生见我光明,悉蒙开晓,随作众事。」

「第三大愿:愿我来世,得菩提时,以无量无边智能方便,令诸有情,所受用物,皆得无尽。」

这个愿可紧要了,第三个大愿,即我成佛时以无量无边智能,令众生要甚么物质,得甚么物质,享受无尽。要洋房得洋房,要汽车得汽车。尤其是在现今,众生物欲性强,实在是和药师佛十分契机。

「第四大愿: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若诸有情,行邪道者,悉令游履菩提正道。若行声闻独觉乘者,亦令安住大乘法中。」

这个愿也是重要的。即来世有些众生行邪道者,使其改邪归正;行小乘者,使其转入大乘。

「第五大愿: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若诸有情,于我法中修行梵行,一切皆令得不缺戒。善防三业,无有毁犯堕恶趣者。设有毁犯,闻我名已,专念受持,至心发露,还得清净,及至菩提。」

这第五大愿,在末世时候,若有修行人修行,令个个都依着轨道修行而不破戒,对于身、口、意三业善能够防护;即使有犯戒堕恶趣者,若听闻我药师佛名,诚心忏悔,就可使其恢复清净戒体。

「第六大愿: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若诸有情,诸根不具、丑陋顽愚、聋盲喑哑、挛躄背伛、白癞癫狂,种种病苦之所缠逼,若闻我名,至心称念,皆得端严,众病除愈。」

这第六大愿十分大,即愿我来世,若有众生,诸根不具,即没有眼或鼻、六根不端正、欠缺、丑陋、蠢、盲、聋、哑、驼背、挛腰、白癞、癫狂,种种病苦传染。若闻我名号,至心诵念,则六根不缺──即盲眼的开眼,哑的开声,挛腰变直,甚至种种病苦传染,若闻我名号,至心诵念,则六根不缺。即盲眼的开眼,哑的开声,挛腰变直,甚至种种恶病,都可以恢复庄严相貌。

「第七大愿: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若诸有情,贫穷困苦,无有归趣。众病所逼,无药无医。暂闻我名,众病消散,眷属增盛,资财无乏,身心安乐,乃至菩提。」

第七大愿,愿我成佛时,若众生有贫穷的、困苦的、无住宿的、有病的、无药无医的,如听闻我名字,一切病苦消除,变成有归宿的地方;又有福禄寿考,身心安乐,甚至究竟成佛。

「第八大愿: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若有女人为女众苦之所逼切,极生厌离,愿舍女身。若闻我名,至心称念,即于现身,转成男子,具丈夫相,乃至菩提。」

「第九大愿:愿我来世得菩提时,令诸有情,出魔罗网。复有种种邪见之徒,皆当摄受,令生正见,渐令修习诸菩萨行,乃至菩提。」

「第十大愿: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若诸有情,王法所拘,幽禁牢狱,枷锁鞭挞,乃至极刑。复有众多苦楚之事,逼切忧恼,无暂乐时。若闻我名,以我福德威神力故,皆得解脱一切忧苦,乃至菩提。」

「第十一大愿: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若诸有情,饥火所恼,为求食故,造诸恶业。若闻我名,至心称念。我当先与上妙饮食,随意饱满。复以法味,令住安乐,乃至菩提。」

「第十二大愿: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若诸有情,身无衣服,蚊虫寒热之所逼恼。若闻我名,至心称念。随其所好,即得种种上妙衣服,宝庄严具,伎乐香华,皆令丰足,无诸苦恼,乃至菩提。曼殊室利,是为药师琉璃光如来应正等觉行菩萨道时,所发十二微妙上愿。」

尔时佛告曼殊室利:「彼药师琉璃光如来行菩萨道时,所发大愿,及彼佛土功德庄严,我于一劫,若过一劫,说不能尽。然彼佛土纯一清净,无诸欲染,亦无女人,及三恶趣苦恼之声。以净琉璃而为其地。城阙宫殿及诸廊宇,轩窗罗网,皆七宝成。亦如西方极乐世界,功德庄严。于彼国中,有二菩萨:一名日光遍照,二名月光遍照,于彼无量菩萨众中而为上首,能持彼佛正法宝藏。是故曼殊室利,若有净信男子、女人,应当愿生彼佛世界。」

药师法对初机世人是最契机的。清初顺治间,有玉琳国师在退休后,偶然入藏经楼,看到《药师经》,大声赞叹,愿人人都入药师佛之愿海。问其为何对此经大加赞叹?答曰:「予见世人顺境沦溺者不一,富贵可畏,甚于贫贱。」富贵人堕落比贫贱人更快,因贫贱人造业有限,堕落亦有限。富贵人造业好重,尤其是富贵有权威的人堕落,必定比贫贱没有权势的人堕落更甚。若人类做善事,当然超生得快;若做恶事,人类亦比畜生堕落得快。如我们所见狗、牛、羊、马,其智能有限,所造业有限,堕落亦有限。但聪明人智能虽高,一做错事,其堕落反比牛羊猪狗更甚,所以「富贵可畏,甚于贫贱。今此以来,使人所求如愿。」药师如来使人所求如愿,求甚么都满愿,再顺水行舟,不退转而成佛。对于无论士、农、工、商种种人都能够同一类摄其成佛,承药师佛的愿海来如法炮制。

大凡修持,大众要量己量法,要知己知彼,自己境界如何?法如何?自己与法是否相称,自己与法一定要相对准,然后能直心直行。久然间,能将万缘放下,厌恶三界,则一切一切放下,专注往生,这样就要念阿弥陀佛了。如此,则收摄六根,净念相继,所谓「念持名号」,念至一心不乱,决定往生。这样就可自利,然后利人。

但是许多众生对现前富贵功名未能忘情,对妻财子禄、男女之欲,未能生厌。这些未能放下的人,对往生法门未能生信,即使生信,但身修净土,心恋娑婆;身念阿弥陀佛,而心求妻财子禄,心与佛相反,这样修净土,得不到益处。但是这些人若想求不舍欲钩,对现前富贵功名、妻财子禄不能舍离,而望能转识成佛,处顺境顺水行舟而成佛,则无一法胜过药师如来的愿海。若人人信药师如来之愿海,久久不懈,则不只富贵功名可成,求财得财,求子得子,求功名富贵寿考,样样都成就,有如一个如意宝珠。对一切,如意宝珠满其愿,即得一切成就,它是直接凭着「人间亦有扬州鹤,但泛如来功德船」。

今日所说是将实法、权法略略讲述,大众最要紧是对机。若大众能放弃一切,当然是修往生法门为最好;若不能放下一切功名,应该修权法,修法是要大众随机选择。

附:吴润江上师简介

【吴润江】(1906~1979)广东开平人。为藏密红教十八代传人,贝雅达赖祖师之第三代传人。幼读经史子集,又习佉卢文于圣心书院。后经商,曾任英文日报翻译之职。民国十四、五年间(1925~1926)久病不愈,始归依佛教。二十年于南京佛教居士林受诺那呼图克图灌顶,修习红教无上瑜伽。此后乃积极弘扬藏密红教法门。尝编印大白伞盖佛母总持陀罗尼经,启发学人念观三昧,奠定广东藏密基础。大陆沦陷后,在香港九龙创建诺那精舍,为密教道场,并常来台湾及国外弘法。遗著有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讲义、诺门普传真言、圣救度佛母修持法、佛教的宇宙观及人生观等书。

莲华金刚藏上师,简称“华藏上师”。姓吴名润江,清光绪三十二年诞生于广东,与莲华生大士同生日。曾毕业于英文书院。后因病学佛,在南京皈依诺那祖师。因宿根深厚,专精修行,蒙师授以金刚大阿闍黎位,即在内地四处弘法。抗战时期,生灵涂炭,乃发心长期修大超度法,度脱众生无数。后定居港澳,并赴各地传法,皈依弟子日众。中年曾莅台弘法;后又赴美、加弘化。晚年应星、马、菲、台弟子之请,数度往返各地弘法,法雨普施,功德广布,皈依弟子遍及各地。一九七九年圆寂于香港。

上师承无上心法,毕生精勤修行,已臻炉火纯青之境。为人极慈蔼,日常以心法教诲弟子,于佛法之贡献至钜。着有《发菩提心义诀》等重要作品。

(注):《般若波罗蜜多心要经》系由华藏上师依据藏文原本重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