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提咒在线网
准提咒在线网
南怀瑾 黄念祖 李炳南 刘素云 钟茂森
主页/ 吴立民/ 文章正文

藏密大圆满无上秘密图座心要传承记

导读:藏密大圆满无上秘密图座心要传承记吴立民  佛法圆满具足,法尔如是。如如真如,真如如如,故二学园宗旨为圆融不诤。圆融者,圆融大小乘、圆融显密教,圆融世出世法也。不诤者,不诤于世说、不诤于它教,不诤于异学也。所以者何?圆融不诤,自然传承,法尔流通也;是以圣园掌法顾净缘大师之密法,亦即加圆融不诤之密法也。所谓圆融不诤之密,即圆融杂密、唐密、东密、台密、藏密而自证之密,不诤于派系等级名相不了义也。史说唐密...

  藏密大圆满无上秘密图座心要传承记

  吴立民

  佛法圆满具足,法尔如是。如如真如,真如如如,故二学园宗旨为圆融不诤。圆融者,圆融大小乘、圆融显密教,圆融世出世法也。不诤者,不诤于世说、不诤于它教,不诤于异学也。所以者何?圆融不诤,自然传承,法尔流通也;是以圣园掌法顾净缘大师之密法,亦即加圆融不诤之密法也。所谓圆融不诤之密,即圆融杂密、唐密、东密、台密、藏密而自证之密,不诤于派系等级名相不了义也。史说唐密失传,缘师则曰:“其在汉族地区,并未失传,不过传承淹没,与显教合流,密法不彰耳。如《禅门日诵》,密咒比比皆是;《瑜珈施食》,寺庙处处应赴院,即是明证。”为印证得法,方使取信,缘师乃去东瀛,于东密醍醐流三宝法院传授大阿阇黎大僧正亮禅传法灌顶,受有全部传法印信,并参学台密,深得奥妙。盖东台日密,以为“修密教者,修天道也”。缘师则曰:“修密教者,修人道也。”缘师于藏密,乃莲花生大士法中,真承莲祖人形杵灌顶,亦即甚深净境心印传承也,并结缘参修藏密各派大德,如白普仁尊者、诺那、贡嘎呼图克图等。会通大圆满、大手印、大威德、大圆胜慧诸法真谛而以俗事行之,不言密而自密也。盖缘于儒僧师傅梅根、于道僧师洛一子,由学儒而学道,由学道而学佛,由自证而深入密,于法无不圆融,于密亦无不圆融。故其掌法偈曰:“不立一法,不破一法,有法皆立,无法不破。”圣园佛法,重在愿,无我为人,弘法利生,律筑道基,禅为法本,相显唯识,性证般若,教徒华严,信归净土,行在三密,宗不思议;圣园建制,四众和合,出家常住,在家护法,世出世法,各行其道。东序教授,西序羯磨,显为方丈,密为掌法。一般学人为学众,其受戒者为戒众,其受菩萨戒发愿而行愿者为行愿众;其受在昧耶戒传法而得法者为法众。学众修三无漏学,戒众持戒以学六波罗蜜,行愿众安行在般若而行愿,法众修法,法住法位,如法自在。在生活中了生死,了生死在生活中;做人而行人道,修人道以做人,如是而体现人间佛教也。

  余亲炙缘师多年,随所侍而无所不学,盖根本智无所得而后得智无尽得也。缘师因日寇侵华为大局,爱国护法,从未正式开坛传法。直至一九四四年农历甲申年,东安沦陷,师所主持之耀禅书院与兴隆寺,同遭魔难。为转世运而修法,因开法运而传密。遂于七日来复中,大死大活三次,现极仇怒尊以降魔,吽声不绝于耳,大地为之震动,转大金刚轮以雨宝,白光遍满虚空,华天为之遮覆。余为亲证受法弟子,故于唐、东、台藏诸密,亦靡不修学。六大无碍,即身成佛,当相即道,即事而真,密在汝边,即生成就。盖无密不显,无显不密,直心是道场,真语即真言也。故圆融之密,无所不包,无所不在,无不圆满。密于生活,生活于密,人间自有传授,法尔亦自流通也。

  藏密同唐密同时传来中国,源于印度后期大乘佛教之密乘,即金刚乘。唐密分传日本,一为弘法大师所传之东密,一为传教大师所传之台密,其于中国淹而不明。藏密仅传于康藏地区,虽有一千二百多年历史,其在汉话地区,历你均限于宫庭,民间禁止流传,故汉族地区不甚了了,等似隔绝。直至清末民初,汉藏文化,始得交流。西藏喇嘛白尊者、多杰格西来北京弘法开其端,其时在北平且有西陲文化院之成立。此后康藏各派大喇嘛,亦源源而来内地传法,如传红教即宁玛巴者,有诺那呼图克图,传白教即迦举巴者,有贡嘎呼图克图,传花教即萨迦巴者,有根桑呼图克图,传黄教即格鲁巴者,有班禅大师、东本格西、可旺堪布、章嘉呼图克图。汉僧相率留学西藏者乃僧大勇随多杰入藏为其始,其后各地僧俗随之人藏学法者,风起云涌,一时颇为兴盛。内地如太虚办有汉藏理学院等,培育藏学藏密人才。其回内地传法者,如蜀僧能海、超一等,译经则有法尊、满空、居士张心若等;欧美学者入藏探奇者,亦络绎于道。彼等学法后,翻译经典不少,如美国伊文慈温博士译大手印瑜珈法要及六种成就法,颇为信达。一般欧美学者,常有以密法与印度瑜珈学术相混研究,几已成为一种新兴之术,渐距佛法而独立一系矣。而人体科学之研究,至今更有新兴发展。

  密法虽然能获神通,但终非究竟解脱之道,故佛法持般若根本,不依神通法术。缘师早已断论:“科学愈发达,佛法愈昌明。”数百年来,科学之发展,证明斯理矣。方今中西文化交流,正值质变高潮,余则谓:“东西文化接轨在人体科学,而人体科学之突破,将在密法中藏密,一旦突破而接轨,将是真正新的科学技术革命,亦将为人类真正的文化革命”。盖人类利用自己智能推动科学进步,创造无数人间胜景与奇迹,揭露无数自然奥秘与神秘。科学认识之前沿,宏观大至一百九十亿光年遥远之天体,可以登月,可以仿生;微观小至基本粒子夸克乃至更深物质结构层次。同时,技术创造了一个已经渗入社会生活一切领域之宠大人工世界,可人类对自身之了解和研究,仍极肤浅。人类自我净化之庄严世界,远未建成。密在汝边,而不自知,密在汝身,自不得知,可胜叹哉!

  因汉藏文化沟通,佛教学术交流,藏密教相事相,亦即源源公众,传播于欧美者更甚。近七八十年来,大概而言,红教以大圆满、喜金刚为传法之重心;白教以大手印、六成就法、亥母修法为传法之重心;花教以大圆胜慧、莲师十六成就法为传法之重心;黄教以大威德、时轮金刚、中观正见与止观修法为传法之重心;然藏密弘传于汉族地区,其影响最大者,近代当推红教诺那大师与白教贡嘎大师。三、四十年代,两在师先后曾在许多大中城市弘教传法,后诺师入川返康,乃托贡师到汉地代表弘法。虽然诺师为红教十代,乃红教亦白教,贡师为白教四十代,乃白教兼红教。然诺贡二师,交谊深厚,于是贡师再度东来。据说诺师在内地弘法传有灌顶弟子四万余人,贡师东来,几乎尽摄弟子。其中不少高级知识分子,如梁漱溟、蔡无忌夫妇、林文诤夫妇、黄念祖、黄辉邦、王沂暖、罗庸、方于等,致使汉族地区了解藏密,汉族人士得法受益。其弟子陈健民、吴润江、根造、密显等先后在海外弘扬;台、港、东南亚及欧美均有信徒学者,使国际以了解藏密。

  诺那、贡嘎之传人和学人散在国内海外各地者虽为不少,然目前了解红、白两教派,从学诺、贡两大法门者,内地可能只有邓老矣。邓老者,邓述祜大夫也。为诺那活佛三传法王弟子。诺那法子,四王一汪,四王即王铁公、王理成、王圣光、王新基,一汪即女弟子汪师伯也(名不详)。其中王新基,即邓老嫡传之师,得法王位者。据邓老告之:“西康称诺那为大头活佛。涅槃是活佛自定期。火化之后事,都是湖北韩大载办理。韩老将诺那佛骨灰从西康带回内地建塔,即庐山塔(已毁于文革时期现已修复)。心脏化为蓝宝石,上有倒正两吽字,留在汉口正信会(即居士林),建大像藏于内。此像由德国塑师所造,文革时期由省佛协职业僧毁。”

  余于一九八八年二月在北京拜识袁老,又于同年十月在青岛拜识邓老。余会两老,一见如故,交谈至契,甚为相得。二老皆知晓缘师。(袁老得知于梁漱溟、梁老得知于因是子蒋维乔,蒋老晚年在沪从缘师学密法。邓老得知于其叔祖邓振矶老居士依其先师王新基上师)。知余为缘师泻瓶弟子,倍加厚爱。使余深感:“人身难得今已得,佛法难闻今已闻,上师难求今已求”。悉地现前,何幸如之。返长沙后,先后接邓老两函,第一函云:“若此时再不提诺那祖师,日后则大难矣。因此我提出‘摆脱宗教,走向科学’之口号。”并嘱勉云:“希望您常有信来,心心相印,共求进步。人海茫茫,难得知己,但愿顾老先生暗中加持我们吉祥,能成所愿,不负前人”。教诲殷切,至为感激。信后附录邓老一九八八年由青岛返沙市感事诗云:

  祖师神权势已定,风云际会古今同。

  狂言尚喜能惊座,妙喻深知可启蒙。

  人佛有情共一体,乐明无念现双融。

  金刚萨埵真如义,尽在日常生活中。

  邓老与余结缘于青岛,而青岛影响轩适为缘师讲学之地。师尝自谓其身如影,其音如响,取《净名经》“如影如响”名义,遂名其轩为影响轩。着有《影响轩丛话》。邓老第二封函云:“为了怕诺那大法失传,只有交与科学界上策。因此我才将《图座》法本寄与袁老,袁老招来美籍华人谢满根,万里来归,念其可怜,亦给与法本一册,以便在海外为诺那寺留一种子,接待未来之有缘者。这个本子亦当为您寄上一份。”邓老于法本上注明:“所谓绝密法本,即诺那呼图克图逞列匠蹉大师口授部大圆满无上秘密《图座》心要,祖祖相传,初不立文字,月藏勇(即邓述祜大师)恐其失传,作偈寓诀,留待有缘”。邓师手示告余:“《图座》之文,是我在师父临终时,我作偈语的(一九七一年),诺那佛的绝密心髓,是我闻如是,如是我闻,货真价实的”。

  密教尊重传承,藏密尤贵传承,以有法脉根源也。藏密宁玛巴之传承分总、别二种。总传承有三:即佛意念传承(心印传承)、持明显示传承(表示传承)、补特伽罗口耳传承(口授传承);别传承有三:即远传承(经典传承)、近传承(埋葬传承)、甚深净境传承。此外,又有受命者授记传承,有缘者埋葬传承,发愿者付印传承。若红白二教之相传,如诺贡二师之互补,则又是密乘之转教付财之传承耳。

  大圆满乃宁玛九乘中最高无上法门,大圆满即指众生身中现前离垢之“空明觉了”。空明觉了中本来具足生死涅槃一切法,故名“圆满”。了知此空明觉了,即解脱生死之最上方便,再无别法能超空明觉了,因此名大。所以众生身中原始本有之清净心性即为大圆满。大圆满又分三部:即心部、陇部、教授部。心部偏重于深“空”,教授部偏重于广“明”,陇部则空明持平。三部修法又各不同,心部以任何外境皆为自心,自心现为自然智,离自然智更无它法,故直观心性本空。陇部说一切法均不离法性普贤陇,破斥离法性陇更有它法。此部最重视光明,与新译密法之五次第相似。但五次第是中五风之作用,现起幻身空色影像,再用“整持”和“随灭”方便令入光明,故为有功用道。而陇部则由安住于永离所缘甚深无功用中,用深明双运智修成虹身之金刚身,故为甚深方便。教授部以永离舍双运二智,将生死涅槃一切法均汇归入离空执之法性中,所以不分别生死涅槃,以“明了性”现证“法性境”而成就自证金刚锁身。此法门专注要点,又最重超越境界,与新译密法之六加行类同。然六加行乃将五种风缚于中脉,由此现起空色境界,是渐次进修有功用之大乐道;而此法门则是断绝一切思虑,自然现证诸法实性,故与六加行不同。又此道修智身虹身与陇部亦不相同,因其非先化粗分三业为微细净身,而由究竟“尽法性光明”将粗细三业完全销化于身智中。

  大圆满之体相用,即体性本净,自性任运,大悲周遍。说无始真理本来不生之空为“体性本净”,此名“了空无别”。具有功力能现起净不净境为“大悲周遍”,此名“现空无别”。若将现前明空无取之无垢自心“了”性,不加拘束(不执着)任其散缓,无论起任何分别境相,均不去辨别好恶破立,真修“了空”,即是大圆满心要。以上就教相而言,总归为“大圆满见”。若就事相而言,则大圆满本身不存在独特功法,各种功法最后都通向大圆满。但是在最后阶段有口授部(俗称口诀)。梵语称口诀为陀罗尼,意为总持法门。大陀罗尼即大总持法门,乃总口诀。诺那派对大圆满事相有总口诀,即祖祖相传之大陀罗尼,名曰《“吽”字无上秘密大圆满心要》,有功法,亦有次第与口诀。邓老已总结成文。故余按邓师《图座》手示并法本,奉诵再三,欢喜无量,法乐充满。盖余既承缘师东密传授印信,又得邓师藏密祖传口诀,传法之任倍重,利生之愿益坚,行愿之境更高,敢不精进担当乎?此亦大圆满之圆融密,圆融之密大圆满也。

  接法本之次日,圣园在家上首,傅梅根长者之玄孙告余,其十一月十二日遍行“彼见余盘坐入定,忽闻余体内‘吽’的一声。彼惊喜曰:‘吴伯!您得道了’,余未语,起而径围墙走云,穿墙而过,出入无碍。随后余将右手中食两指指点墙上,身体平卧空中,后转成倒立状,落地后,余欣喜曰:‘我得道了!我得道了!’此时彼见余头顶上有一道琉璃光环,面色红润,向众说法。彼见地上有一本书,书为彼舅公(即顾净缘师)所写。且见一小儿在书本上画,彼走进拾起书,遂寤。”瑜伽现前,感应明显,甚感缘师加持慈威,邓师传本之恩德。忆及缘师岳麓山五轮塔及诺祖庐山舍利塔,均未修复,出世法不净,世法何能清净,死者未安,生者又何以安?正踌躇中,适逢傅梅老之孙婿刘光环将军由台返乡探亲扫墓,余陪同祭扫宁乡傅梅老之墓及岳麓山缘师之五轮塔。扫塔之前三晚,傅梅老玄孙又得遍行:“五轮塔在修葺中,工繁役重,彼往返搬运原塔遗石等物,忽见遗石堆中有一匾,取出观之,正面书‘长久久远’,背面书‘已利利己’。彼叔父见而读之:‘长久久远,已利利己’遂醒”。同时,余妻顾新月(即缘师之女)亦得遍行:“伊见傅梅老玄孙挖地,地现五圆圈,每圈上显两手,右手均于胸前仰掌,左手则依次于胸前竖指以示一、二、三、四、五。后天空出现群星,有五大星,光亮透明,中间一大星亦显两手,右手仰掌,左手握拳云”又“伊见亡女菊生持一对金色叫鸡而来,大呼‘好事成双’”。凡此遍行相通,一时感就集中,如影如响,诚不可思议矣。欣慰奋发之余,夜不成寐,遂步邓老原韵和奉一诗云:

  指指点明假中空,心心相印契参同。

  天地造端于男女,乾坤后继乃屯蒙。

  阳秘阴平色心一,脉通音吽物我融。

  愿证莲福圆满果,生死了在生活中。

  一九八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农历

  戊辰十月十三日信如草记

  草记至深夜二时许,始入睡,余自得遍行:“长江大河,横隔两岸;月明星稀,清风徐来。诺那夫妇在彼岸远眺,极目山水。余仗剑至此,岸边欲渡,为一大汉拦阻,只听诺祖夫人大呼:“杀了他!杀了他!”余突大力腾空,挟此大汉跃至彼岸,只听诺祖大叫:“过来了!过来了!”抵岸后,诺祖夫妇曰:“考中了!考中了!杀之则轮回,劫波不了;渡之则慈悲,不了而了!”欣喜而寤。空明觉了,不觉东方既白。唯恐忘却,急起而再记之。顶礼龙天,回向法界,感归清净,皆大欢喜。

  一九八八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家历戊辰十月十四日信如续记

  邓老及其弟子朗一多杰见此《传承记》,认为《图座》写了最佳序言,欲刊出公众,以广流传。余无意序,只是神来兴起,直抒胸臆,不假修饰,率尔成文,亦不自知如何写出。今谛审之,将《传承记》与《图座》合印成册,不曰珠联璧合,天衣无缝,亦可谓梯环同圆,优化组合,此正体现余与邓老大圆满之因缘也。藏密法要,不外身密修金刚身(文殊身),口密诵“吽”字音(莲花语),意密观圆满见(真实意)。诸凡天身、龙身、鬼身、神身、禽身、兽身、一切人佛有情之身,皆法界体性普贤等流之金刚身。诸凡天籁地籁、人籁物籁、地声水声、火声风声、梵音潮音、乐音噪音,皆圆成实性,众生共同之“吽”字音。诸凡夫见、二乘见、外道见、唯识见、中观见、皆真如本性方便具足之圆满见。业流百川,终归性海。曰波曰涛、曰浪曰潮,缘异体同,皆一水也。是余不序《图座》而为《图座》序,亦正邓老加被,使余转教付财耳。是为甚深净境传承耶?抑为法尔流通耳?鸡生蛋耶?蛋生鸡耶?其何以圆融之诤而大圆满之?请下转语。末后一句,邓老大叫:“且吃咱三十棒。”余示圆相,邓老印可。相识只在一笑中。故再赋一首,奉咏邓老,以志缘起:

  体性本净无生空,自性任运有异同。

  大悲周遍依他起,空明觉了缘自蒙。

  气通脉通光一化,智身虹身体双融。

  圆满图座传心要,于无声处听音吽。

  一九八九年四月八日农历己已年三月

\

  信如三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