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提咒在线网
准提咒在线网
净土十疑论白话浅译 释净土群疑论 阿弥陀经宗要 净土女居士往生 净土探究
主页/ 佛学问答类编/ 文章正文

原生态的耶婆瑟鸡,不仅是西域龟兹乐舞,还是典型的佛教乐舞

导读:原生态的耶婆瑟鸡,不仅是西域龟兹乐舞,还是典型的佛教乐舞古代的龟兹,就是今天的新疆阿克苏地区库车县,对于龟兹乐舞,大家也许不会陌生,但却很少有人知道《耶婆瑟鸡》这样的古代乐曲,那么就让我们追溯历史...
原生态的耶婆瑟鸡,不仅是西域龟兹乐舞,还是典型的佛教乐舞

古代的龟兹,就是今天的新疆阿克苏地区库车县,对于龟兹乐舞,大家也许不会陌生,但却很少有人知道《耶婆瑟鸡》这样的古代乐曲,那么就让我们追溯历史源头,了解一下这个独特优美的乐舞吧。

“龟兹乐龟兹舞,始自汉时入乐府,世上虽传此乐名。不知此乐犹传否?

黄扉朱邸昼无事,美人亲寻教坊谱。”名传天下的龟兹乐中保留了一段正宗的原生态的龟兹乐舞,名叫《耶婆瑟鸡》,是典型的佛教乐舞。说到这个曲子,居然还与克孜尔千泪泉有关。

自汉代开始,经过魏晋南北朝,至隋代,以《龟兹乐》为代表的古代西域乐舞循丝绸之路东渐,传至中土。隋时,《龟兹乐》已有《西国龟兹》《齐朝龟兹》《土龟兹》等三种。《西国龟兹》当指直接由龟兹东传来者;《齐朝龟兹》应是在北齐宫廷中经过改造、融合的传入较早的《龟兹乐》;《土龟兹》也许是指已经在中原流传有年,被中土人民广泛吸收,并广泛传播的源自龟兹的。

《隋书》卷十五中记载,炀帝令乐工龟兹音乐家白明达造新声,创《万岁乐》、《藏钩乐》《七夕相逢乐》《投壶乐》《舞席同心舀 》《玉女行筋》《神仙留客》等曲掩抑摧藏,哀音继绝。唐初,裴神符创作《胜蛮奴》《火风》《倾杯乐》三曲,声度清美。其中《火风》又有《真火风》《急火凤》《舞鹤盐》三别名,与白明达创作的《春驾瞄》在中原极为流行,是龟兹乐风靡中原的代表作品。故元慎《法曲》诗中有:“火凤声沉多咽绝,春茸喂黑长萧索”句。

南卓(洛阳令,黔南经略使)《揭鼓录》中记载的《耶婆瑟鸡》是龟兹乐中一首著名的揭鼓曲。据宋代赞宁大师所撰《僧史略》和悟空译的《十力经序》里所载,龟兹耶婆色鸡山中有水“滴沼成音”,当地人“采缀其声,以成曲调”。中唐时流行的揭鼓曲就有九十二首之多。龟兹乐曲还有许多可考,如《苏幕遮》《太平乐》《北庭子》《伊州》《醉浑脱》《亢利死让乐》《远服》《金华洞真》《万宇清》《感皇思》《摩多楼子》《舍利弗入《圣明乐》《胡涓州》《穆护砂》《三台》《于闻采花》《昆仑子》《拓枝》《轮台》《突原三台》《达磨支》《舞马》等等。

克孜尔千泪泉至今还矗立着一道略呈弧形的石壁,又从岩石缝隙间渗出千百条大小不等的水柱,四季不停地滴入壁下的潭内,发出沙沙的落水声,从潭内流向潭外。以前千泪泉又叫千滴泉。滴滴答答的泉水在幽谷间清脆悦耳。相传,宋代时,有个在此打坐的僧人,每日早晚参禅颂佛,久而久之,心跳与滴水声相应,终而开悟,欢喜之下,每年采取其声,形成曲调,取名《耶婆瑟鸡》。开元中用为羯鼓曲名,乐工最难其杖撩之术。进寺近其滴水也。乐曲的来源得意于壁上的滴水声,堪称奇思妙想,空谷足音。”

与史籍中截然不同的是,《耶婆瑟鸡》的民间版本更具有中国古典式的《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味道。很久以前,龟兹国的美丽公主到耶婆色鸡山打猎,遇到了英俊的猎人,他们一见钟情。国王自然不愿意,想了个办法,让小伙子在耶婆色鸡山开一千个石窟,开完就同意他们在一起。为了心上人,小伙子便在山上不分昼夜地开凿,然而,就在开到第九百九十九个洞窟时,筋疲力尽的小伙子终于倒下再没有起来。闻听消息的公主抱着小伙子忧伤而死,与心上人化作比肩而立、紧紧拥抱的两座山峰,公主伤心的泪水化作千眼清泉流淌不息。一个当地的音乐家听说这个故事后,感动不已,千滴泉的落水声让他灵感顿生,《耶婆瑟鸡》一气呵成。

《羯鼓录》中记载有一百三十二首羯鼓曲名,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龟兹乐曲《耶婆瑟鸡》。宋《高僧传》卷三中唐丘慈(即龟兹)国《莲花寺莲花精进传》云:“安西境内有前践山,山下有伽蓝。其水滴溜成音可爱,彼人每岁一时采缀其声以成曲调。故《耶婆瑟鸡》开元中用为羯鼓曲名,乐工最难其杖撂之术。进寺近其滴水也。”这段文字明确记载了龟兹乐曲《耶婆瑟鸡》的由来。莲花寺就是当今的克孜尔石窟寺,耶婆瑟鸡山即克孜尔石窟寺谷内的千泪泉。

据史书记载,唐太宗时,有位会击羯鼓名叫李琬的音乐家,夜间听到曲调动听,韵味浓郁的羯鼓声,便找到这位击鼓的乐工问道:“你奏的是什么曲名?”答曰:“该曲是《耶婆瑟鸡》,相传是龟兹羯鼓曲。”“你演奏的《耶婆瑟鸡》虽然很好听,但怎么没有结尾呢?”乐工回答道:“这首乐曲是从我父亲那里学的,结尾还没有教我他就去世了,现已失传,无人可教我。我正日夜寻找结尾呢。”李琬说:“结尾不一定有意去寻求,你不妨用《掘柘急遍》做结尾。”乐工按此试奏,果然很和谐。

羯鼓曲《耶婆瑟鸡》在唐朝末年逐渐失传了,但千泪泉的流水,仍在流淌。年复一年,游客们来去往返,并没有带走公主和牧羊人的痛苦,他们情愿将泪水汇成泉溪,流进人们的心田,浇灌幸福爱情的花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