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提咒在线网
准提咒在线网
放生杀生现报录 破戒果报故事 因果故事 五福的意义 种善因得善果
主页/ 其他因果故事/ 文章正文

半生罪恶

导读:我应该算是戒邪淫网的老网民了吧,关注网站有一年的时间了,在这一年的时间里,看了同修们的文章,了解了许多同修的痛苦经历、戒淫心得和成功喜悦,自己也随着同修们的脉搏在一起跳动,看见同修无法摆脱痛苦的词...

  我应该算是戒邪淫网的老网民了吧,关注网站有一年的时间了,在这一年的时间里,看了同修们的文章,了解了许多同修的痛苦经历、戒淫心得和成功喜悦,自己也随着同修们的脉搏在一起跳动,看见同修无法摆脱痛苦的词句,我也眉头紧蹙;看见同修终于取得阶段性成功或者完全成功的喜悦,我也笑逐颜开,不过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看见任何一位同修的经历能比我惨痛,报应能比我惨烈的,当然我也不希望将来会看到这样的同修。以前我一直不敢写自己的经历,是因为害怕回忆起令自己毛骨悚然的过去,但今天忽然觉得还是应该勇敢地回头看一看,把它写下来,为自己也为了别人。首先要声明的一点,如果你觉得自己的业障不算特别深重的话,就不要往下看了,因为你也许无法想象邪淫竟然能将一个人的心灵扭曲到如此变态的程度,把一个人的命运践踏到如此悲惨的境地!我不想破坏你的好心情。  说来话长,我出生在山区的一个生产队里,父亲在队里当个小官,在当地来说家境算是不错了。因为是独生子,母亲对我十分溺爱,这种溺爱已经到了让亲戚朋友都看不下去的程度,但她自己却没有察觉;父亲凭着自己有点文化和小聪明当了个小官,但骨子里却是一个自私、懦弱、脾气怪异的人,当然别人并不容易察觉。我是个早产儿,自幼体弱多病,但聪明好动,有时让人头疼,有时也惹人喜爱。因为体质差,从小我的小鸡鸡就比别的同龄小朋友要小,后来听母亲说曾经带我去看过医生,医生说没事的,长大以后自然就会正常了。假如我没有在生长发育过程中染上邪淫恶习的话,或许真的会如那位医生说的那样慢慢正常的,但可惜的是淫魔从小就缠着我,一刻也没有消停过。  大约六岁的时候吧,父亲有一个朋友,住的离我家不远,父亲就经常带我去他家玩,他的这个朋友有两个孩子,是兄妹俩,哥哥比我大几个月,妹妹比我小两岁,于是他们也就成了我的朋友。但是,这个哥哥朋友的小鸡鸡从小就出奇的大,而且天生龟头外露,小朋友在一起当然什么都玩,渐渐地我发现,妹妹朋友与我长得完全不同,没有小鸡鸡,而这个哥哥朋友跟我长的比较象,但又有一定的差别,因为这样一个好奇心埋进了心里,导致我从小就比别人对性更加好奇。随着彼此逐渐熟悉,后来竟然发展到了躲在床底下互相抚摸小鸡鸡的地步。上小学后,他家搬走了,我没有再见到他们,但这种异于常人的好奇却埋进了我的脑海里,改变了我的命运。  我开始变得喜欢偷窥大人的身体,我们这里没有公共澡堂,于是上厕所和爬上楼房天井去偷窥就成了一个“爱好”,再加上母亲的溺爱,从不让我做任何家务活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于是有了更多的邪淫机会。尤其到了放假,母亲从不让我起来做早餐,而是让我睡懒觉,说是上学太辛苦了,放假要好好休息,可是生物钟让人到了时间自然就醒了,无事可做,躺在床上就胡思乱想,各种偷窥到的场景加上自己的想象,意淫竟然在这时候就开始了,再加上早晨膀胱里憋着尿,最容易刺激小鸡鸡勃起,虽然当时还没有精液,但快感已开始引诱我强烈地蹂躏自己了。但这只是罪恶的序幕而已,更可怕的引诱还在后头!  到了上小学五年级,搬来了一户新邻居,有三个年龄相差很大的孩子,是两个哥哥,一个小妹,大哥已经二十几岁参加工作了,二哥有十六七岁在上高中,小妹和我一样大,其中大哥和小妹与我没什么交往,而二哥却经常来我家玩和看电视。前面提到,母亲对我非常溺爱,她从不让我做家务,却也不太让我随便出去外边玩,害怕别人欺负我,更害怕我发生意外,就希望我自己一个人乖乖地呆在家里,我感到很孤独,这时这个“二哥”喜欢来玩,我自然也就与他成了朋友,母亲见我们玩得来,也就放心让他跟我玩,甚至同意我和他一起到野外去玩,于是我们经常到田野里、山丘上、小河边去玩,但是到了野外,这个十六七岁的“二哥”最喜欢玩的游戏却是让我抚摸他的……。这样的引诱让我更加对性、对自己的身体产生极大的好奇,于是一有空呆在家里,我也就想各种办法来刺激自己,终于有一天,我找到了最有效的刺激方法,在一阵强烈的刺激之后,射出了一股白色的液体,我吓了一大跳,不敢再玩了,但大约在一个月后,当我从一本杂志中看到“手淫是正常的,不要有太多的心理负担”时,这个恶魔般的言论,让我被重新拖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从此开始了肆无忌惮的疯狂邪淫,基本上每天一次,有时甚至两、三次,但这时身体正处在开始发育的时期,还感觉不到身体的不适,于是“抹了蜜糖的毒药”已在不知不觉中侵蚀了我的身体和意志,更为可怕的是,因为有了与“二哥”在野外的“游戏”经历,让我也越来越喜欢把自己暴露在野外,暴露在阳光下,我成了一个“露阴癖者”。而这样疯狂的摧残一直持续到了初中毕业。  可能是自己有点小聪明吧,我以全校前三名的成绩考上了当时的重点高中,家人和亲戚都认为我应该是个有出息的孩子了,虽然当时性格已经变得有些怪,但他们并没有察觉,还夸我聪明。

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所高中学习生活的环境,把我推入了更加恐怖的深渊!  高中学校离家很远,每个学期才能回家一次。同宿舍的同学都有出去看黄色影片的恶习,我自然也就跟去了,这一看就完蛋了,从小异于常人的好奇,加上现在的耳濡目染,再加上家里生活费给得多,让我很快陷入了疯狂看黄片,疯狂意淫,疯狂手淫的状态,由此,身体上的不良反应也接踵而来,眼睛重度近视、严重鼻炎、咽喉炎、肝炎小三阳、膀胱炎、前列腺炎、早泄、发育不良、口臭、肺活量减小、腰腿疼、夜尿多、皮肤病、脸色晦暗、手脚上的血管象老年人一样凸显等等,身体在急速的衰退,但却陷于疯狂的邪淫中无法自拔,就这么苟延残喘地活着。当时就差没有出去嫖妓了,但并不是自己不想去,而是没有这个信心,可悲吧,人活到这样的境地,死对于他来说已经是很便宜他的了!但我还活着,而且事情并未就此打住,还有更可悲的事情要发生!  黄片越看越多,越看越杂,黄色书籍和黄色图片也纷纷出现,许多更加变态的乱伦场景掠过我的眼睛,映入我的脑海,意淫也开始变得越来越变态。有一天,我看见黄书里写着一个老头和一个少女发生了邪淫,这让我羡慕不已,因为自己体质太差,看见一个老头竟然有这么好的身体和艳遇,竟让自己兴奋的难以自控,而且在黄色图片中也看见了类似的画面,从此在意淫的时候就加入了这种想象,把自己想象成了一个这样的老头,时间长了之后,我忽然发现自己的性取向发生了分歧,我不但喜欢少女,还喜欢老头,而且,由于面对少女会非常自卑,而面对老头时不会太自卑,所以喜欢老头甚至占了上风,我成了一个双性恋,甚至是同性恋者,也就是说,此时的我已经成了一个十足的超级大变态了。走在街上,眼睛总是盯着少女的胸部和老头的裤裆,希望从中能看到令自己兴奋的东西。  高中复读了一年后,考上了一所最烂的大专学校,学了一个最烂的专业,事实上,当时是有机会到一个好一点的学校学习的,但邪淫让我鬼使神差地上了这所最烂的学校。邪淫的人想得功名?就死了这条心吧,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大专三年,邪淫和变态心理有增无减,混了个毕业证后,和同学到广东的陌生城市里去找工作,别的同学都顺利找到了工作,就我怎么找也找不到,更为无耻的是,在这期间,我竟然跑到免费公园里去,想找一个孤独的老头聊天,顺便下手揩油,邪淫之人的面目是狰狞的,还没等开口,别人就被吓跑了,于是我又跑到公共厕所里去偷窥。实在是邪恶到了极点!  在去公共厕所的路上,会经过一个书店,有时我会停下脚步到里头看看,在这里,我生平第一次看到了佛经,见闻到了“药师琉璃光如来”和其他诸佛菩萨的名号,我对“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名号印象特别深刻,由此我看清了自己走在怎样一条通往地狱的道路上,我想要改正了,想要悔过了,回头审视自己,从头到脚、从里到外到处都是病,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连畜生都不如,我不要这样的生活,我要改变,于是我开始有意识的克制自己。  可能是因为自己过去的业障太过深重,直到去年在浏览“药师琉璃光如来”网站的时候,才链接到了戒邪淫网,此时我已经三十岁了,从认真看网站上的第一篇文章开始,我就再没有手淫,意淫有时还是会不受控制地蹦出来,但现在也已经少之又少了,通过这一年来的念佛、戒淫、放生,我又找到了生活的动力,树立了新的人生目标,开始了新的生活,朋友遇到我都说:你跟以前不一样了!心灵在一天天清净,身体在一天天康复,我要把剩余的生命投入到戒邪淫、放生和学佛的事业中去,用今后的修行去弥补和销除恐怖的前半生、前世、甚至累劫前世的罪障!  但我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假如到我死的那一天还是没有能销除这些罪障,而堕入地狱的话,我一定会发誓:求药师琉璃光如来和诸佛菩萨保佑我生生世世、永永远远都不再犯邪淫!而且还要请诸位同修为我助念往生,另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别让我在地狱里见到你!!!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药师琉璃光如来!  南无阿弥陀佛!